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

从北医管局退出医疗管理单位看行业变化

医疗器械展新闻资讯,近日,北京市医院管理中心官网发布一则消息称,根据《北京市机构改革方案》,将北京市医院管理局调整设置为市医院管理中心,作为市卫生健康委归口管理的事业单位,机构规格调整为副局级,不再保留市医院管理局。

  在人事任命方面,潘苏彦同志任党委书记、主任;边宝生、吕一平、刘建民三名同志任党委常委、副主任,级别为副局级;徐长顺同志任副巡视员。


  在具体职能方面,北京市医院管理中心根据北京市政府授权,负责履行市属医院的举办职责,主要包括:组织制定所办医院发展规划并组织实施,建立并完善现代医院管理制度,按照干部管理权限对所办医院领导班子和干部队伍进行考核任免,推进所办医院人事制度改革和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对医院国有资产使用和处置进行监督管理,建立并完善所办医院绩效考核评价体系并组织实施,加强所办医院党的建设、对外宣传、精神文明建设和安全稳定工作等相关职责。


  上述消息的宣布意味着成立八年的北京市医院管理局正式退出了历史舞台。


  为22家医院“管人、管事、管资产”


  2011年7月28日,北京市医管局挂牌成立,原北京市卫生局局长方来英、副局长毛羽分别兼任北京市医管局局长与副局长,市医管局设在原北京市卫生局下面,属于原北京市卫生局的二级机构,级别为正局级单位。


  在官方报道中北京市医管局被认为是北京市医改工作重大制度创新,时任原卫生部部长陈竺在出席北京市医管局的成立仪式时就表示,北京市医管局的正式成立是北京市医改在体制机制创新的一项重大举措,是建立现代医院管理制度的大胆尝试。北京市率先在全国探索设立医管局,作为北京市卫生局管理的行政机构,履行办医院的职能。

  由此,在成立之初,北京市医管局就曾提出构建市卫生局“管行业”和市医管局“办医院”的新型管理体制—“管办分开”(值得注意的是,“管办分开”这一提法没有出现在北京市医院管理中心公布的职责中),其将担负起北京市属包括北京清华长庚医院、北京老年医院、北京回龙观医院、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定医院、北京小汤山医院等22家公立医院总教练的重任。


  具体来看,彼时的北京市医管局主要进行“四抓”,落实为“三管”。


  根据健康界的报道,“四抓”即抓公立医院基础管理;抓现代医院管理制度建设;抓医院医疗服务体系结构的逐步调整,建立医疗、康复和护理分级管理制度,优化医疗资源配置;四是抓医疗服务和管理模式创新,在提高资源利用效率方面实现新突破。


  真正落地细化的“三管”即北京市医管局代行政府出资人职责,负责对北京市属医院管人、管事、管资产。


  另援引医学界的报道,“管人”即负责按照干部管理权限任免院长 ;实行院长任期目标责任制管理和绩效考核,推进院长职业化专业化建设 ;建立北京市属公立医院总会计师制度 ;根据院长提名,按照相关程序任免副院长。


  “管事”即负责组织医院贯彻落实有关法律、法规、规章和政策、规划、标准,审查决定医院发展计划、年度预算、基本建设和大型设备采购计划、人事和分配制度及履行公益职能方面的其他重大事项,组织推进医院改革,推进医院的专业化、精细化、标准化管理。


  “管资产”即负责医院国有资产的监督和管理,整合优化资源,提高资产运营效率和效益。


  另外,源于医改破局的北京市医管局在过去的8年间还推出了诸多改革举措,诸如医药分开、公立医院托管、法人治理结构试点等,一系列改革举措均为全国医改范本。


  设立医管局曾是一种潮流


  事实上,设立医管局曾经是一种潮流。


  根据相关报道显示,2005年,无锡市医院管理中心成立。之后,无锡市医疗服务与卫生保障三大体系初步形成,医院建设水平有所提升。


  2011年,四川成都市医院管理局成立,设有独立党组,独立于国资委,与当时的成都市卫生局平行,被业界视为“最彻底的管办分开”。


  2010年6月,云南省昆明市成立昆明市医院管理局;


  2011年6月,辽宁省鞍山市成立鞍山市公立医院管理局;


  2013年5月,深圳医管中心挂牌成立;


  ……

  不过,在后来的深化机构改革之际,这些医管局都未能逃脱被整合或者合并的命运。


  比如成都医管局相关职能2015年被整合至新成立的卫生计生部门,深圳医管中心行政职能于2019年1月被整合至曾“同级”的深圳市卫生健康委。


  但是也有例外,“官办分开”的模式并未完全销声匿迹,甚至成为样本,颇受行业认可,例如上海申康医院发展中心。自成立之后,上海申康医院发展中心坚持公立医院所有权与经营权适度分离的原则,以医联工程为支撑,带领所属公立医院共同探索建立现代医院管理制度。


  管办分开为什么这么难


  在医学界的报道中称,北京建筑大学经济与管理工程学院杨兴坤曾在论文《设立医院管理局的六大困境》中写道,设立医院管理局存在六大困境:背离大部制改革思路;增加沟通协调难度;管办难以彻底分离;改革逻辑不完全成立;有违机构精简原则;导致各种管理问题。


  杨兴坤认为,设立医院管理局的初衷是要达到决策、执行分离,管办分离,即媒体所说的卫生局管行业,而人事、资产等“办医院”的问题由医管局承担。这里的问题是哪些决策、管的事务由卫生局来承担,哪些执行、办的事务由医管局来负责,这些在理论上能明确划分,而在实践中却难以明晰。


  另在看医界的报道中,也有专业人士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该人士指出,按理说,公立医院之所以称作公立医院,政府就应该是名副其实的办医主体,但是实际上政府这方面的责任就没有落实。而在公立医院管理中,政府也应该是管理主体。在之前所有管办分开改革中,各地成立的不管是医管局,还是医管中心,不管是行政机构,还是事业单位,都仍然是政府机构,实际上都没有摆脱政府的管与办职责,也就是本身增设的这些机构还是既管又办。对于多部门管理的九龙治水,很多地方的管办分开探索并没有实现这样的目的。所以,管办分开很难,所成立的标志管办分开改革的医管局、医管中心就难以摆脱尴尬的命运。


  另外,从目前看,急需推进管办分开似乎不合时宜。因为目前公立医院改革,建立现代医院管理制度的思路和方法,已经不需要再谈论传统意义上的管办分开,这就如同很久以前就提出的医院去行政化一样,应该暂且放一放。


  那如果要实际推行“官办分开,应该怎么推,上述分析人士认为,首先,要按照当前公立医院改革的思路,强化政府办医职责,改进管办分开的核心要义,借鉴上海申康的探索,理清卫健委代表政府办医院和医管中心受政府委托管医院的职责。其次,卫健委在办医院的基础上倾向于为政府做决策、管大局、管方向、促改革、保落实当好参谋,而医管中心专注于职业化、专业化管理,立足于做细做精,为卫健委履行办医、管医职责提供依据。


来源:医谷



更多行业新闻资讯

 

利用显微镜完成神经微血管减压

浅谈医疗器械注册人试点进程

我国中医器械市场已达百亿